首页»部门动态»专题专栏

初心如磐 使命在肩 武汉:让全民医保更好保障病有所医

2021-07-05 15:44 长江日报

我们党历来高度重视民生改善和医疗保障。

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我国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基本医疗保障网,覆盖人口超过13亿。中国实现全民医保,创造了人类医疗保障发展史上奇迹,也是中国对世界医疗保障体系建设的一项重大贡献。

我们党坚持把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现实、最直接的病有所医,“看病难”“看病贵”等突出问题作为切入点、着力点、创新点;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把保障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在全民医保制度基本建成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按照兜底线、织密网、建机制的要求,全面建设医疗保障体系。党始终把增进民生福祉作为发展的根本目的,不断完善医疗保障制度,提高医疗保障水平,让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

得益于国家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的不断完善,每一个参保人都可以从中找到依靠,获得帮助。怀揣着医保赋予的一份安心,踏上看病之旅。人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有所缓解,“病有所医”的美好愿望正在不断实现。

在武汉,从2001年起,先后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保、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简称“新农合”)、城镇居民基本医保制度。2017年,我市又将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正式合并成武汉市城乡居民医保。截止到2020年,全市医疗保险参保人数达到973.98万人,覆盖率超过98%,武汉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保障的目标。

 从劳保医疗到城镇职工医保

“社会医疗保险才是越走越宽阔的可靠之路”

新中国成立之初,医疗保障是从机关事业单位建立公费医疗制度、企业建立劳保医疗制度开始的,而我国医疗保障制度改革,是从建立职工基本医保制度开始。

武汉市第四医院心血管内科病房,今年88岁的退休人员韩树生(化名)正在此住院,“现在支架降价那么多,又有医保,没有任何压力”,韩树生因心脏血管狭窄住院。他说:“我亲历和见证了国家劳保医疗和职工医保制度改革”。

1952年9月,韩树生通过招工进入武汉市一家国营工厂当工人,直到1991年退休。

“我一进厂里,就赶上企业实行劳保医疗制度。单位效益很好,看病自己不花钱,全由单位报销。”韩树生说,那个年代,能在国营厂当工人,看病还能报销医疗费,很受亲朋好友的羡慕。“从参加工作到退休快40年,看病的医疗费有多少就报销多少,劳保医疗的好处享受了40年。”

韩树生还背出了当时厂子里流传的一串顺口溜:“劳保医疗,保得真好。看病吃药,全能报销。身体健康,生产高效。家人沾光,外人称道!”韩树生说,当年厂里人人会背,还登在厂里的黑板报上。

说到这里,韩树生话锋一转:“没料到,我退休后的那几年,厂里效益急转直下。厂里没钱,职工的医疗费报销不了。我们退休人员也不例外,看病吃药都是自己垫钱。”直到武汉市职工医保改革前,韩树生还有3700多元医疗费无法报销,当时厂里六十多名退休工人,也遇到这样的问题。“好在情况很快有所改变”。

上世纪90年代末,武汉市开始进行职工医保制度改革,韩树生和厂里的退休人员赶上了武汉市城镇职工医保这趟车。他动情地说:“有了医保以后,我们内心的忧虑彻底除掉了。”

2001年,武汉市正式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即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根据财政、企业和个人的承受能力,建立保障职工基本医疗需求的社会医疗保险制度。政府连年提高投入,不断缓解人民群众看病难题。

“早改革早受益”,回顾参加武汉职工医保20年的历程,韩树生感受最深的是:“单位医保势单力薄,社会医保才是越走越宽阔的可靠之路。”这也是千千万万个韩树生这样的职工的共同感受。

■ 从覆盖城乡的居民医保迈进全民医保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

“有了医保,感觉这辈子看病有保障了”,彭则回忆第一次使用医保仍印象深刻。

2001年,彭则大学毕业后走上教师岗位,随单位参加了武汉市城镇职工医疗保险。2002年初,彭则因患阑尾炎住院做了手术。当时,医疗费一共3000元,医保报销2400多元,个人自付不到600元,“自己只负担20%”。

彭则的老家在武汉市江夏区,那时父母和正在读小学的弟弟都没有医疗保险,家庭也无稳定的收入来源,是村里的低保户。2002年6月,彭则的父亲被确诊为肝癌,手术的医疗费花费1.6万元。彭则刚参加工作,手中无积蓄,父亲的医疗费都是向同事、朋友借的。父亲出院后化疗的费用、住院的医疗费,靠的是彭则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钱。

“正当我为还债发愁的时候,母亲又患上严重糖尿病”,彭则说,当时母亲一个月就要花费1000多元,一年下来仅吃药费就需要12000多元,“而且降糖药物和胰岛素治疗绝对不能停”。

从2003年2月到10月,彭则为给母亲治病先后借款近2万元。加上此前为父亲治病借的钱,欠款总额达到5万多元,这对当时月工资仅2200元的彭则来说无疑是个沉重的负担。

在一家人一筹莫展之际,出现了转机。2003年,对彭则一家和全国8亿多农民来说,都是值得留下历史记忆的一年。这年,全国各地按照国家统一部署,开始建立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简称“新农合”)。当年10月,武汉市正式建立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彭则的母亲和弟弟通过医疗救助的资助参加了新农合,母亲的药费从当年11月开始每次都能使用医保报销一部分,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彭则的经济负担。

彭则说,从那以后,母亲再离不开医保了。

2009年,国家新医改开始以后,不断提高城乡居民医保筹资标准,新农合、城乡居民医保财政补助连年增加,保障水平也相应提高。彭则母亲的医疗费个人负担部分越来越少。

2017年,武汉市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整合为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享受政策无差别,执行同样的缴费标准、待遇政策、业务经办流程。彭则说,母亲治病的费用,个人承担的部分“只有之前的一半”。

2018年,武汉市建立新的门诊重症慢病机制。经过医疗机构鉴定,医保部门为彭则的母亲办理了门诊重症慢病报销资格,年报销最高额度可达到5600元/年。

2019年底,政府经过与医药企业谈判,让糖尿病用药大幅降价。母亲常吃的二甲双胍现在每天只用花“7分钱”。这一系列的举措不仅彻底减轻了彭则的经济负担,而且其母亲因有了医疗保障,增强了生活的信心。

2021年初,武汉市正式实现城乡居民医保市级统筹,彻底告别中心城区与新城区的区域分割,打破城镇与农村的户籍限制。在统一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同时,我市还统一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统一困难人群精准保障政策。不断健全全民医保体系,为人民群众的健康保驾护航。

彭则的经历及其家庭的变化,是武汉乃至国家医疗保障制度改革发展的一个缩影。全民医保的实现,是千千万万个城乡家庭避免了因病致贫、走出因病致贫的困境。回顾自己家庭的变化,彭则深有感慨。他说:“我家能从因病受穷的困境中逐步走向小康,靠的就是我党领导的国家医疗保障制度的不断发展。我现在对‘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 从全民医保到建设高质量医疗保障体系

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

人民对新时代医疗保障的向往,就是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全面建成中国特色医疗保障体系,使人民在医疗保障方面有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对于医疗保障,武汉市洪山区水域天际的周明春一家三代人表达了自己的愿望。

今年59岁的周明春是武汉市某企业的一名管理人员,2001年企业按照要求参加了武汉市职工医保。“一开始对医保没有太大的感受”,直到2010年、2013年、2017年,他因患肺癌三次住院,三次住院的医疗费用总共130多万元,职工医保和大额保险报销了78万多元。

“感谢党创造了中国的医疗保险,我是医保的受益者。”周明春说,过去觉得自己有稳定和较高的收入,从未想过医保的重要。生病以后深深感受到,如果没有医保,那是不可想象的。康复后的周明春没有休息,被单位返聘后仍在管理岗位上发挥自己的才能。

周明春的父亲、87岁高龄的周大航在退休后,办理了职工退休医保,他点赞中国医保了不起,我们的党了不起。“医保救了我儿子的命,儿子的心愿是我的心愿,也是我孙子的心愿”。

老人的孙子、27岁的周奇诺则称:“我父亲受益于医保,我也想受益,但不是为了看病报销医疗费。现在我在家自主创业,我参加的灵活就业人员的职工医保,图的是安全感。”

这个家庭三代人的愿望,表达了亿万人民群众的心声。在新一轮的机构改革中,国家自上而下组建医疗保障局,正是我党对人民心声的回应和承诺,也是对医疗保障制度建设寄予的厚望。

2019年3月,武汉市医疗保障局挂牌成立,翻开了武汉医疗保障改革的新篇章。从国家到武汉,实施了一系列“人民有所呼、医保有所应”的改革创新举措。国家将价格昂贵、患者必需的多种抗癌药通过谈判降价,纳入医保报销范围,极大提升了癌症患者用药可得性,将过去群众“望药兴叹”变成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武汉在国家集采基础上,开展药品耗材集中采购,在确保质量和疗效的前提下,采购和使用质量水平高的药,极大地减轻了参保群众的用药负担全系统开展史无前例的打击欺诈骗保专项行动,在追回大量被骗取的医保基金的同时,形成了震慑违法犯罪的高压态势,维护了基金使用安全和人民群众利益……这些举措实施后,人民群众看得见、摸得着,赢得广泛的社会美誉。

今年49岁的张万武(化名),2018年从浙江来到武汉做服装生意。他说,论收入,一年可以超过100万元,但我一来这座城市就参加了武汉市的职工医保。“可以说,没有医保,全国90%的人看不起病”。张万武说,医保不仅在生病时为大家报销医疗费,更是党和政府给广大人民的温暖和力量,“尤其使我这个异乡人在武汉充满‘有助之感’”。

“这两年,武汉医疗保障的动作很大,老百姓有很深切的体会”,张万武说,特别是去年疫情期间,武汉市第一时间将确诊疑似患者纳入医保报销,解决重症慢病患者吃药“难题”,还为企业出台了减免医保费的政策。此外,武汉还在全国率先进行非过评药品带量采购、支付方式改革、打击欺诈骗保等等。张万武还表示,虽说大家的收入都在增加,但没有医保的支付功能、监管作用和机制创新的力量,个人很难负担得起重大疾病治疗的开支。

武汉市医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所取得的成效与新时期全面建成高质量医保体系的目标相比,还只是一个开端。实现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全面建成覆盖全民、城乡统筹、权责清晰、保障适度、可持续的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目标,任重道远。推进医保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依然重任在肩。

在党的领导下,我国建成全世界最大的医疗保障网。我们将以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为动力,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全面建成高质量的医保体系不懈奋斗。


相关附件:

     已阅 0  打印   关闭